给广西壮族自治区鹿心社书记、陈 武 的一封公开

 新闻资讯     |      2020-05-18 14:10
给广西壮族自治区鹿心社书记、陈 武 的一封公开信
  ——腐败者和保护伞置雅钢下岗职工于死地
  ☞尊敬的鹿心社书记、陈 武 :
  你们好!我们是贫困县、大石山区、“老三线”的国企职工,今天以老党员、老退伍军人的身份,如实向你们反映长期以来,广西雅脉钢铁厂①历届厂领导公开贪污腐败、欺上瞒下、损公肥私、横行霸道;②职工合法权益被剥夺、心身被欺压、生活困苦不堪;③环江县有关领导公权私用、压制举报、掩盖包庇、充当保护伞……等等恶劣行为,从来得不到丝毫解决的的问题:
  雅钢职工困苦不堪的生活,职工维权:①上访环江县政府,政府官腔:“法治社会,依法办事”“走法律途径,由法院依法裁决”②起诉到法院法院判决:“国有企业职工下岗问题而引发的纠纷,不属于劳动争议范围,不由人民法院受理”“政府按政策处理”!——合法权益谁也不管,互相推诿!却把职工当“维稳对象”予以压制监视、打击报复!
  雅钢领导明目张胆的腐败,职工举报:①环江县纪委、监察委:“涉及人员广、案情复杂,我们管不了”②自治区、市纪委监察委依次批转:“有关部门依法办理”!——如此反复轮回,无论“举报涉及到谁,不管是上级批转办理的,还是直接受理的雅钢职工举报的揭发材料,最终还是:属于党委管辖的案件,交由环江县纪委副书记、监察局局长黄干群(原雅钢副书记、被举报人)、属于政府处理的材料,交由环江县工信局副局长、书记江德富(原雅钢厂长、被举报人)分别处理。正如原环江县长、河池副市长谭×川曾经在雅钢中层干部会上所说:“我对你们雅钢领导是够关心的,凡是举报腐败的问题,从下告到我这里为止,从上告到我这里画句号!”“能骗就骗,骗得就是能人”……正因为如此,原厂长覃后军“自豪”地说“河池地区的政法部门敢搞我,我把它的牌子倒挂过来!”原厂长陶显东在水泥厂职工大会上叫嚣“告到中央都没有用!”以致于河池市检察院原副检察长、反贪局局长韩 清,在大量的举报事实面前,当面对实名举报人杨燕科、李存春、韦兴基、莫继书、陆廷机等5人说“如果查雅钢的腐败,环江很多领导都要挨抓,还涉及市里面的不少人,我们不敢动,只能等上面的通知……”!所以,雅钢贪污腐败的领导,利用举报材料泄露的机会,销毁证据、伪造假账、互相串通,甚至环江检察院,在职工举报厂领导和供销科长私卖仓库1000多万国有资产,私分不入账时,他们竟然以“逮捕”“查封”为借口,逼迫仓库管理人员交出钥匙,于天黑之时,用警车把账簿拉到厂大门口右侧的铁路边烧毁,把这一腐败的具体事实做到“无账可查”,并掩盖得“账目平衡,没有腐败”!
  第一、雅钢和环江的领导,他们为了私利,贪污受贿,贱卖、私分全部国有资产,而我们雅钢下岗职工,在他们眼里“狗都不如”:
  ①职工居无住房:以断水断电等无情手段把下岗工人赶出原有“以息代租”的住房,没有补偿,没有一分钱安置费;而所谓的“五家企业职工安置房”表面是为民办好事,但是,每套均价在20万元左右,首付要一半,下岗职工连温饱都没有解决,谁借钱给你?可以说雅钢一半的职工买不起、住不起,只能放弃“指标”——可怜!稍微“聪明点的”卖掉“指标”得一两万元生活费——无奈!
  ②职工年迈无法退休:企业被盗卖,却不改制、不破产,不但不帮职工交缴“养老保险费”,而且职工多年上班扣缴的养老保险费也被贪污挪用,最高欠缴养老保险所6000万元,致使为国企工作30~40多年的职工,不仅自己要重新交缴个人部分,甚至企业部分的养老保险费还要职工个人交缴,否则,70岁也不给你退休!
  ③职工看病无医保:不管是退休还是下岗职工,由于企业不缴“医疗保险费”,而“城镇户口”又不能按“农合”交保,很多职工熬不到退休,或有病无钱医治——病死他乡!无法报销治疗费——因病越来越穷!
  ④职工最低生活无保障:单位腐败和政府不作为,致使困难职工,无法领取城镇居民或者农村“低保”,在2020年以前,下岗职工每人只发“生活费”30元/月,有的甚至分文不得,而厂长覃××的狼狗除雇人喂养外,狗粮就达320元/月,10个下岗工人不如一条狗!“红茂矿务局”的下岗旷工,有的饿得吃米糠,重回“旧社会”,而雅钢国有职工有的是饿死的,如“雅钢一代歌星”谭启辉,临终前“要一口白糖水”未能如愿!步行到厂讨要几十元下岗费的韦德社,因财务不能兑现,一天没有进食,在厂门倒地而死——全身只剩四毛三钱!其他单位和地方好坏如何,我们没有发言权,但是,雅钢职工因为下岗而多少人妻离子散、食不果腹,具体到他们每个人,都是一场灾难!
  ⑤职工的良心话:环江县农村的贫困户至少有田、有地、有遮风避雨的地方、有农合保障,政府还帮他们“脱贫致富”!而我们无田无地、无房无医保、年迈多病、合法权益被剥夺……比他们艰难不知多少倍,环江县政府来“扶贫”吗?从来不理!!!毛 让我们工人阶级“站起来”并“衣食无忧”……,谁让我们“富起来”呢?没有!!!雅钢厂领导与环江县党政官员勾结,以“改革开放”之名,把6000多万元的炼铁厂设备和200亩土地的国有资产,以100万元的超低价“转让”(贱卖)给私人老板谢光强……从中“要回扣、占干股”,为此他们“先富起来”却不解决职工问题,我们上访、举报,却因“扰乱”了有关“领导”贪污腐败的“社会秩序”,被所谓的“维稳”借口打击报复:监视、威胁、拦截、殴打、拘留……等等!
  第二、职工韦兴基,对雅钢的腐败和职工疾苦一直不断地分别向纪检监察机关举报、向政府部门反映,证据充分、事实确凿……但是,时至今日(2020.5.7)所有举报和反映材料被扣押在环江县政府、纪委、监察委,从来没有任何部门或相关人员前往调查,也没有任何口头或书面答复:
  ①、2017年3月6日,举报原雅钢厂长江德富、蓝华震,原人事科长陆 飞、覃浩伦和县劳动部门,索贿受贿、弄虚作假、篡改档案,为“送了钱”的、非特殊工种的、有“关系”的数拾名人员,办理提前退休:姓名、男女、原从事工种和出生、工作、退休时间,都写得十分清楚!而没有“送钱”的、到合法退休年龄的绝大多数职工,都要“拖死你”不给你办(并附有当事人签字按印字据)!这个“钱”就是他们索要的“辛苦费”,供他们吃喝玩乐……(2017年3月13日韦兴基面呈:中共河池市纪委!后被批转环江县政府处理,但是县政府却把它交由被举报人——工信局副局长、书记江德富处理,致使韦兴基反而被当面谩骂、进家威胁、砸坏门窗、专人监视、被停水停电5个多月……)这一举报材料共2784字,只要调查,马上可以落实,但是,至今毫无音讯——被举报者自己“处理”自己!程序呢?合法吗?
  ②、2017年7月19日,举报多年以来,雅钢历届厂领导和有关人员“大量”贪污腐败的具体姓名和贪污的时间、地点、金额以及损害职工合法权益的行为——各届厂长、书记、中层干部及相关涉案者共80多人,其中不乏县处级领导,每人分别涉及金额数万、几十万元,甚至上百万元……他们是廖远普、覃甲金、陈家树、覃后军、杨瑞庭、莫崇敦、曾海平、冯绍强、覃建贵、覃克祖、彭南平、陶显东、江德富、肖文南、甘生聪、蓝华震、严旭剑、陆 飞、覃日富、蒙孟优……等等,不但贪污,更加露骨的是:把公款归己不还的、私吞的、有帐可查的,每人也是“数万、几十万元,甚至上百万元”,合计贰仟万元以上,规定:“欠钱的领导不用还款”“全部销账”!他们敢说自己不贪污、不损公肥私?用职工的话说“都是满屁股的屎!”(2017年7月23日在“河池老地委”面呈: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第三巡视组,后由河池市纪委批转环江办理),这份举报材料共16185字(可公开备查),是重点的重点:内容具体、事实清楚,被扣押不查!也是雅钢领导百般掩盖洗脱、环江领导尽力压制包庇的犯罪事实。
  ③、2018年4月16日,举报那些不作为、滥作为的领导、腐败者或被举报人员,打击报复举报人:监视、拦截、威胁、拘留,甚至殴打……举报“黑社会的雅钢厂领导,恶势力的环江保护伞”的具体当事人和事实(2018年在4月21日面呈:河池市监察委,后批转环江办理),这一举报材料共4767字,被扣不查!
  以上3份举报材料,韦兴基同志还会分别以①《公权私用索贿受贿只为钱,篡改档案捏造事实假退休》②《雅钢厂领导吃人不吐骨,环江县领导包庇又牛逼》③《黑社会的雅钢厂领导,恶势力的环江县保护伞》邮寄你们或公之于众,不会让腐败者“心安”、包庇者“得意”!
  第三、下岗职工Y××,开始只是为维护雅钢绝大多数职工的权益而举报揭露腐败的厂领导,在人身和权益横遭各方面的打击报复后,演变成为个人维权的不断上访和诉讼之中,由于“黑恶”保护伞的歪曲袒护,他沦为被“稳定”的对象而成了“负面人物”,近20年的折磨,使一个正常人变为70多岁还“永远在路上”奔波的上访户!
  由于举报厂长陶显东贿选和贪污,2000年6月14日晚上7时10分,陶显东亲自带领一帮人(副厂长江德富、内弟供销科长韦××等一帮人)到他家,对杨全身大打出手,其中陶用雨伞把柄,将Y××眼睛下部打肿如鸡蛋……,第二天,不少在场职工联名,书面报告中共河池市纪委,要求查办陶显东的打人行为,但是环江县各部门对市纪委的责成处理批示,不处理且百般包庇!为此,他多次到县里诉求无果!有一次还被环江思恩镇派出所公安干警,在前后都没有办理任何手续的情况下,从县政府大门“抓走”,自中午11时起监禁了8个小时,更恶劣的是,在派出所内两民警把60多岁的他双手反绑面部朝下、其中一个用膝盖顶住骑背部、压在地面拳头殴打,致使Y××身上多处软组织受伤,额头流血……,晚上由雅钢保卫科科长杨秀球、工会 覃日富、司机周×ד押解”(被杨秀球推上车)回68公里远的雅钢,半途不准治疗、吃饭和下车,并派人跟踪监视多日,不准离开雅钢……接着打击报复一个接一个:
  A、厂长江德富,书记覃克祖,不给他按事业单位归地方接收,以不帮交缴企业部分的保险费用为由”,致使他63岁不能退休;不给退休、不给下岗费!
  B、厂长蓝华震,捏造事实,假借“法律”报复,以他不交门面费为由,诉之法院,那些诉讼结束当日与副书记韦志文吃饱喝足之后的“人民审判员”,不调查、压制被告陈述的权利,枉法裁判,同时,在没有任何诉讼文书、不按法律程序的情况下查封其门面,导致大批物品过期作废,门面至今都没有营业!
  第四、 雅钢和环江的领导把我们当作敌人来“维稳”——
  ①陆廷机、韦兴基两人正常上访时,被蓝华震和县有关人员暴力拦截,从柳州“押解”到环江县猫鼻岭(靠近县城的陡坡处),县工信局局长卢先贤和公安x局长(卢威胁说这是公安局的),命令我们交出上访材料,我们说“没有!”,他们跟就蓝华振到一边“商量”后,把我们两人拉到20公里外的洛阳镇派出所进行所谓的“调查”,蓝跟派出所的在吃晚饭喝酒、玩乐,把我俩“监禁”在办公室,到晚上11点多才放出来,从早上10点被控制到此已有13个钟头,不准我们吃喝拉撒!为了揭发雅钢的腐败问题,维护职工合法权益,按照党的组织原则正常表达意见,就把我们当做“维稳对象”,天理何在?
  ②职工陆廷机,2016年12月26日,环江县公安局,以在北京上访“扰乱社会秩序”为由,凭“北京提供的证据”拘留陆廷机、×××、×××等5天(女性谭××警告处理)。当事人不服,起诉法院,一、二审均败诉。起诉人为求证所谓的“证据”,到北京获得“没有扰乱社会秩序”的证明(《政府信息不存在告知书》天公(2017)第470号),证明环江的所谓“证据”实属伪造和借口!当得知为了维护职工的合法权益和举报腐败领导的、70多岁的老党员、老退伍军人、遵纪守法的陆廷机被拘留时,不少职工为那些腐败和包庇者“搞得过头”而愤愤不平,有的妇女职工流下同情而无奈、可怜而心酸的泪水——环江县的看守所“关押举报的共产党员”!???
  ③职工黄茂荣,举报厂领导私卖国有仓库财产后,私分不入账,其中一点是向县公安局举报供销科长李××谋取私利,把炸药、雷管、导火线倒卖给个体的无证采石场的老板,结果,举报者姓名被泄露给李××,他冲到黄茂荣家里破口大骂,并威胁“要你黄茂荣的狗命!”韦兴基为此专程追问公安局政委:为何不保障举报人的人身安全?
  ④、子弟学校老师唐××,为了揭发劳动人事科覃素萍、黄秀华、蒙焕壁、陆 飞,覃浩伦,篡改、作假档案,领导却“欲加之罪”,将她“开除”教师队伍、作为下岗工人处理……,为此,她走上了“漫漫”上访路,20多年来,从“青丝到白发”,都由于被人推诿、包庇等,一直没有得到实质性的解决,反而落得“上访专业户”之名,而且爱人×文×也被打击报复!问题解决了谁还去上访?作为一个“人民教师”,难道是吃饱了撑的?
  第五、雅钢的领导欺负人啊——
  ①2005年12月10日,环江县纪委副书记、监察局局长黄干群(原雅钢副书记),找到韦兴基,公开露骨地威胁:“你韦兴基厉害还是我厉害,你再举报雅钢和县领导,我就逮捕你,关你几天,接着搞你下岗,一点生活费都不给你!(当时他的一个股长在场)”。12月24日晚8:00,就雅钢职工陆廷机等同志多次上访(100多人联名)反馈回的材料,弄虚做假,百般包庇,当职工要求其解释时,在雅钢招待所当着上访职工杨×科、朱××、××新、李存春、韦兴基、××宽、陆廷机等人破口大骂退休职工黄茂荣:“如果你再举报的话,我马上命令武警来逮捕你,你大还是我大?(这就是考《大学语文》只得8分的纪委副书记的水平)”黄茂荣说:“你作为纪委书记,当然你大。”××新反驳黄干群说“权大还是法大?”他却暴跳如雷……!
  ②下岗职工Y××向副书记韦志文反映“生活困难”,被讥讽说:“你困难,又不见你饿死!”下岗职工唐 云请求党委书记覃克祖能否安排个工作,他竟然拍桌大骂“你又不是我亲戚,我为什么要帮你!”
  这就是雅钢的党委书记们!……?
  雅钢的领导班子,以贪污为基础、以腐败为标志、以无视国法为特色,以变通歪曲党中央的指示精神为本事,一届一届往下“传帮带”,一个比一个更公开、更露骨——从1984年至今,9届厂长分别为①土匪(嫖赌贪)②强盗(公开贪污国有资产)③小偷(暗中私分国有资产)④流氓(打砸职工、独霸国有资产)⑤黑社会(违法的事都干),⑥臊公色鬼(见女人就×)⑦败家仔(吃空买空,公款吃喝玩乐)⑧包庇犯(隐瞒腐败,监视、威胁举报职工)⑨贪污腐败者擦、舔屁股的狗(腐败者“任命”)!社会流传的雅钢情况为:厂领导是流氓、中层干部是法盲、工人是文盲,流氓骗法盲、法盲骗文盲、文盲白白忙(下岗、生活无保障);他们“允许一部分人先富起来”——他们贪污“先富起来”了!“三个代表”——他们代表“吃喝嫖赌、贪污腐败、横行霸道”!“稳定压倒一切”——“稳定”贪污局面、“压倒”举报职工!“不管黑猫白猫”——能贪污的就是能人(“能骗就骗,骗得就是能人”)!“改革开放”——他们解开的是裤带,开放的是性欲!他们打着“维稳”的幌子,维护稳定贪官的“既得利益”,打压报复职工的“申冤上访”!旧社会还有“击鼓鸣冤”呀,难道社会主义的今天,下岗工人“有冤无处申”“有理无处讲”吗?难道改革开放40多年,目的就是“牺牲”我们这一代工人阶级?为什么要“改革”的人却不去“牺牲”一下自己呢?难道雅钢是贪污腐败的特区?难道环江县不是共产党的天下?……
  最后,我们以邮政快递的方式邮寄,不知两位领导能否收悉?多年的、坎坷的、痛苦的上访历程:我们不少人从生举报到死都没有结果!致使我们看不到希望……如果不能收到的话,我们已无路可走!但是,我们所有举报的真实材料必须公之于众,让人们看清那些背靠贪官污吏的“黑社会的雅钢厂领导,恶势力的环江保护伞”之丑陋嘴脸——他们敢站出来和我们面对公众对证吗?那怕出来说我们一声“你们诬告、诽谤我!”亮他们不敢,因为他们“心里有鬼”,更有罪于几百已经含冤死去的、几百已经退休的、300多现在还生不如狗下岗的雅钢职工!虽然我们说的有些“敏感言辞”“不合时宜”,但是,曾经工作在雅钢、现将困死于环江,作为老共产党员,我们必须讲实话、心里话!曾经的革命军人,我们不怕死,而今揭发腐败,照样视死如归!!现恳请鹿心社书记、陈 武 明察,面对腐败的任何调查,我们誓死“用生命”作证!!!

  具信人:韦兴基 签字按印:
  电话:15296870876
  陆廷机 签字按印:
  电话:18934928123
  2020年5月7日